成瘾_

文圈一条大咸鱼。欢迎互fo呀。
主圈:文圈 APH Free! 剑三 吊带袜天使 古风
b站混主音乐区 游戏区

我的老公们:纯黑 哦漏 老番茄 萧忆情 西瓜jun 西瓜kune 克里斯汀 五音 佑可猫 96猫[bu mafu 婷婷

老婆们:咬人猫 冷鸟 露露 祈inory 山新 茶理理 萍萍 银临

思想坠入深海,躯壳无动于衷。

一天的状态不过如此。







译文:脑洞开了好多好多可没有一个是填上的。我几乎就是一条咸鱼了。

#折腾了一晚上的写手问卷#

一份你可能想做的写手问卷

这是一份魔性的问卷。

这是一份由浅入深、直击灵魂的问卷。

这是一份一旦开始填就不能逃避必须答完的问卷,否则写什么都必坑。

 

作为一个写手,每天看写手基友们填问卷总有种隔靴搔痒的感觉,在此,我把所有我真正想知道的问题写下,请你们用灵魂作答。

 

准备好了就开始。

 

1. 最擅长的写法/梗是什么?回答并试写一小段(几句话或一个片段均可)

 

伪文艺向的←因为实在文艺不起来。讲真,有时连我都不知道自己写了个什么东西x仔细说的话,自己的写法大概就是不加什么修饰了x因为根本不会加 ←【。 

 

2月14日白色情人节。

亚瑟从一家店铺踏出,手中的咖啡还在冒着丝丝热气。当他抬眸望向那片辽阔的星空时,那对祖母绿的眼里满是嘲讽。

亚瑟柯克兰,你的骄傲去哪了?这几年你丢了什么?

他抿起唇不再回想往事,他只知道——现在再不赶回家工作的话,那个大腹便便且满脸横肉的老板会毫不留情地踹他出去 。对,毫不留情。

这么想着的亚瑟加快了步伐,想赶在八点前回到那个家去。但经过拐角处时他突然被一个人撞到了,亚瑟踉跄地往后退了几步,手里的咖啡险些被他给丢了出去,他发誓,下次经过拐角时一定要小心点。

而对方显然也被吓到了,此时正在惊魂未定地拍着胸口:“好险好险…“这时亚瑟才开始细细打量对方,黑发棕瞳——显然是东方人。清秀的五官,微微涨红的脸。

果然东方盛产美人。

那个眉目如画的东方人也在观察亚瑟,似是久了,东方人突然举起了手中的一束花,清澈的眸子望向亚瑟。

“先生…买束花吗?“

而亚瑟此时的角度恰好可以看见星星映照在他眼中的点点光斑,微小而耀眼。

 

 

2. 最不擅长,但非常喜欢读到或者看别人玩的风格/梗是什么?请描述一下。

 

 

 

 玻璃渣啊(。・ω・。)对我就是不会写玻璃渣x因为我帅gun还有肉x

嗯还有就是描写优美文笔超级好但是一点也不觉得描写过度的那种。

 

3. 有没有雷的梗?请描述一下。

 

 

 男男生子吧…有点接受不能x

 

 

4. 请用第三题的答案写一段你ship的CP,不能写得你自己认为雷。

 

 “加油…!就快出来了!”

王耀紧紧地抓住床单,耳边只剩下自己爱人的“加油”声。

“哇…”

在经历痛苦之后,孩子终于出来了。王耀此时只感觉下体剧烈的疼痛着。

“我再也不要生了….”

 

 

噢天我是怎么写出来的。【给自己一巴掌

 

 

 

 

5. 有没有不吃的CP或者接受不了的拆逆?

 

 有啊_(:з)∠)_

 

6. 针对第五题的答案,如果接受不了,是否接受友情/亲情向?如果可以,试写一小段。

 

 

 接受。但我拒绝写,因为没写过x太陌生bu别问我为什么,我只能告诉你,因为我帅

 

 

 

7. 自己的文风能否做到多变,为你的CP试写两个画风迥异的片段,可以贴已有的旧文。

 

 

 多年之后,当王耀被问起为什么他当年会选择亚瑟柯克兰度过一生时,他会沉吟一会儿,然后抬起头带着笑开口:“因为我知道,我爱他;因为我知道,他是一个值得让我托付终生的人。”

 

 

 多年之后,当王耀被问起为什么他当年会选择亚瑟柯克兰度过一生时,他会沉吟一会儿,然后抬起头带着笑开口:“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那不是废话吗我见过的人里面只有他有如此清奇的眉毛!!!”

 

 

8. 有没有坑过文?坑品如何?

 

 有啊!我从来就没填过坑!除了短篇…x

非常差!自豪地x

 

 

9. 请为被你坑过的读者写一个片段,内容是你喜欢的角色向其他人谢罪。

 

 “好啦…我错了,原谅我吧…?“王耀没想过自家恋人会发这么大的脾气,为了让对方消气王耀此时只能低声安慰他,毕竟是自己有错在先。

“你还知道自己做错了啊?!!“亚瑟冷哼了一声,扭过头没有搭理王耀,这次他做得太过分了,亚瑟完全没有要原谅王耀的意思,只是冷冷地盯着时钟,任凭时间流逝。

 十分钟后,王耀终是败下阵来。

 “亚瑟我真的知道错了我不该把你的司康饼丢到垃圾桶里去的!“

 

 

 

10. 有没有出过本子?如果有出本的想法,请贴一段现有的文中你认为最惊艳,最能作为本子风格宣传的片段,不能太长。

 

 

 没有啊

不不不虽然有过想法可是能力完全不够。所以不贴

 

 

 

11. 上面写了那么多,累不累?

 

 还好吧?

12. 以上写的片段里的CP是否都来自一个fandom?如果不是,多久爬一次墙?认为自己是专一型的写手吗?

 

是x大概?

 

13. 有没有无论墙头如何变化都能玩到一起的好基友。大声说出对方的名字。

 

 有啊而且有好多——然而我懒就不叫了,我想他们自己会明白w

 

14. 请为认真读这份问卷的喜欢你的读者卖一份自己的安利,贴一篇目前为止自己认为最满意的作品。最好贴链接地址。

  铂金组的短篇嗯w

《情书》:http://shaozhushiwodealu.lofter.com/post/1d071f58_875fb05

 

15. 请推荐一位你最欣赏/最崇拜,或者风格与你最合得来的其他写手,可以附上ID和主页或作品地址。

 

 也是有好多…然而我懒——我都挺喜欢的w

 

16. 邀请他/她也来填一填这份问卷如何?

 

 

他们自己决定吧w

 

 

 

—结束—

 


铂金组‖短篇‖情书

白:

 

娜塔莉娅·阿尔洛夫斯卡娅最近有一个烦恼——她已经连续一星期收到了来自某位先生的情书,没有署名,只有满信纸的❤。这看起来有些太热情奔放了。娜塔莉娅如是想,她一定不会接受这种大男孩性格的人。

 

“噢亲爱的,这真是一个好兆头。”娜塔莉娅的信被她姐姐冬妮娅看到了,尽管她隐藏地很好。她现在还记得当时姐姐脸上露出的一抹笑容。….有些惊喜?娜塔莉娅不清楚,对于这方面她一直不是很擅长。

 

“看起来这是个不错的小伙子?怎么样,要不要试着答应看看?”

 

“姐姐,我们可是连面都没见过呢。”这个问题被娜塔莉娅用这么一句轻描淡写的话应付了过去,漂亮的紫色眸子没有一丝波动。

 

应该不是认真的,他可是连露面都不敢呢。

 

 

米:

 

阿尔弗雷德·F·琼斯最近喜欢上了一个女孩子。那个女孩子有着漂亮的淡金色长发和一对美丽的紫色眼睛,举手投足间都流露出了一种不凡的气质,如同天使一般。

 

阿尔弗雷德决定追求她。

 

第一天,阿尔弗雷德用他买一顿汉堡的钱从别人那里打听到了那个女孩子的名字:娜塔莉娅·阿尔洛夫斯卡娅。“噢那可真是一个好听的名字!”他就像得到了糖的小孩子一样开心地眯起了眼睛,将心底里满溢而出的快乐表现在了脸上。这个充满活力的大男孩此时的样子真讨人喜欢。

 

第二天,阿尔弗雷德用他买两顿汉堡的钱从别人打听到了娜塔莉娅的地址。这个开心的小伙子在此时已经决定好要给她写信了。

 

写什么好呢?他的好友弗朗西斯——那个在情场征战多年的老男人,告诉他:“只要表达出你对她的爱就行了,特别是这种小女生,我保证,不出十天她就会深深地迷恋着你,记住,要保持神秘感。”

 

阿尔弗雷德于是很认真地在信纸上画上一颗一颗的爱心,将承载着自己心意,匿名的信一封接着一封地寄了出去,并且满心欢喜地等待着对方的回信。

 

愿主保佑他。

 

 

白:

 

这已经是娜塔莉娅收到信的第27天了,这个小伙子的毅力让她吃惊。她对这个从没见过面的人感到了一丝好奇:到底是怎样的人才会如此呢?她开始认真地翻看对方寄过来的信,从一开始的满纸都是爱心,到后来的‘I Love You❤!!!!’从一开始的无署名,到后来的“Alf”。他除了那独特的字迹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突出的了,不过…这样似乎也不错?

 

伊万·布拉金斯基最先发现妹妹的不对劲。她竟然一反常态地开始认真地读那个傻小子寄过来的信了,脸上有时还会出现一抹淡淡的…红晕?老天这还是他妹妹吗?旁边的冬妮娅笑着暗暗推了一下伊万的手臂“瞧吧——我们的妹妹也许就要恋爱啦。”“噢…但愿如此。”伊万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说实话,他还是不愿意自己的妹妹和这么一个没见过面的人在一起的,不过…她开心就好。

 

娜塔莉娅开始期待对方的来信了,虽然她不是很愿意承认这件事。

 

她现在回到家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查看信箱里是否有他的那一封信,这可真不像她以前的做法。她没意识到自己在慢慢接受对方,她也没意识到自己的心底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悄悄发芽。

 

嘘——是什么东西可要保密。

 

 

米:

 

弗朗西斯告诉阿尔弗雷德,现在他必须停止给对方写信。

 

“我亲爱的阿尔弗,恋爱这件事可是要慢慢来的,不能急躁。”弗朗西斯是情场上的老手,他教阿尔弗雷德只有这样才能更快地俘虏对方的心。

 

“噢好吧…”这个可爱的大男孩明显感到很难受,就连平时头上那根耸立的呆毛在此时也无精打采地垂了下来。“你需要等待。阿尔弗。”这是弗朗西斯对阿尔弗雷德说的最后一句话。也许他真的需要等待。

 

 

白:

 

他已经8天没给自己写信了。

 

娜塔莉娅望着空荡荡的信箱,心里一股莫名的情绪蔓延出来。最终还是勾起唇角嘲讽自己,早就知道了吧?这种小孩子的把戏早就看出来了吧。是啊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是真心的,像这种东西…只不过是,随便写着玩儿的啊。我只不过是,被当成玩偶对待啊。

 

娜塔莉娅今天晚上不想吃饭。她把自己关在了房间里,把头深深地埋在了枕头里。她已经决定忘记这个人了。这个已经在不知不觉中住进她心底的人。

 

再见了,我曾经喜欢过的人。

 

一夜无眠。

 

 

终:

 

阿尔弗雷德再也等不及了,这个小伙子果然还是太年轻,没办法控制自己的欲望,但从某个方面来说,这也是优点不是吗?“亲爱的,我不会再让你再等待下去了。”接下来的夺门而出,他要去找他的公主陛下。

 

你会等我的,对吗?

 

 

阿尔弗雷德这次打扮得很正式,换上西服的他看上去就像一个绅士。为了表现自己的诚意,他特地跑去花店买了一束玫瑰——事实证明,无论再过多少年,玫瑰都是告白不可缺少的。

 

娜塔莉娅家的地址阿尔弗雷德早已背熟,现在拿着一束玫瑰在小径上狂奔的就是阿尔弗雷德了。他早已在梦中勾勒过无数次踏上这条小径的情形,可他终究是没想到自己会是以这么一种形式。汗珠从他的额上一颗一颗滴落,心拍数随之跳动的越来越快,到了,就快到了!前方不远处就是那栋在他梦中出现过无数次的房子了!心情变得越来越激动,脚步跨的越来越大,现在已经,已经变成了伸出手就可以触碰到的距离了!

 

阿尔弗雷德,23岁,现在站在自己喜欢的人的家前,双手有些颤抖地按了门铃。

 

“谁?”开门的是娜塔莉娅,那个漂亮的白俄罗斯女孩。阿尔弗雷德盯着她的脸看,忽然就笑了。“请和hero交往,反对意见不予接受。”话音刚落阿尔弗雷德就把娜塔莉娅揽到了自己怀中抬起对方下巴吻了上去,没有给对方任何拒绝的机会。

 

“Hero说过了吧?反对意见不予接受。 


橘味冰(一)

又是夏天。与往常一样到处都是叽叽喳喳的蝉鸣声,令人烦躁。


今天也是被热醒的。楞楞地在床上躺了好一会儿我才慢悠悠地爬起来。平时被梳理得柔柔顺顺富有光泽的头发此时却是另一种样子。


简直糟糕透顶。


挠了挠自己那一头乱糟糟的金发,我有些笨拙地换好衣服——大概是没有睡醒。也是,谁也不会想到平时在生活中如此精明的人此时会是这番模样。


在穿好衣服后似乎是变得清醒了些,穿上拖鞋后我有些摇摇晃晃地往窗边走然后唰的一下拉开了厚重的窗帘,失去了掩体后这些薄薄的玻璃片似乎并不能阻挡夏日强烈的阳光。房间一下子变得明亮起来,我不适地眯紧了眼睛在心底暗骂了一声。


该死的阳光。


肚子在此时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厨房里应该还有些食物的。说实话,我也不是那么确定毕竟谁也说不准会不会有人偷吃。比如说小精灵。.......噢我是说那些野猫。


抱着一丝侥幸的心理我一步一步挪到了厨房门口,然后,就是现在!我探出头飞快地瞥了一样桌上的.....面包?天哪我昨天买的面包哪去了?!忍住要惊呼的冲动,我深吸一口气坐下来认真地思考:听着镜音铃,现在填饱肚子才是最重要的,我想你应该知道你现在的状况。只有填饱肚子才能找出偷吃面包的罪魁祸首。没错。


于是我开始穿鞋子然后梳头发,确认一切顺利后我从口袋中掏出钥匙打开了门。我知道这附近有一家冷饮店,好吃又便宜。最最最重要的还是有我最喜欢的橘子味冰沙。吃上一口简直死而无憾!这么想着我加快了步伐,到最后我几乎是跑着到那家店铺的。


抬脚走进去后那强烈的冷风吹得我一颤。但这并不能阻挡我,不愧是冷饮店连空调都比一般人家的凉快。


选好了一块靠窗的位置后,我豪爽地来了一句:“老板,上冰沙!橘子味儿的!”所幸我起的比较早,店里客人还不多,要是在高峰期打死我我也不会这么说。“好的,请稍等。”入耳的是一阵好听的男声,奇怪,我是熟悉这家店所有店员的,并没有一个人声音会这么好听。新店员吗?


在我胡思乱想时我点的冰沙到了。我抬起头望着那位为我送来冰沙的人,那是一个长得很好看的男孩子,和我一样的金发,蓝瞳。我楞楞地望着他的脸出神。他看起来年龄不大,大概是趁着这个暑假来打工的。


“怎么了......?”


他出声的时候我才注意到我刚刚的行为。镜音铃你明明平时都不会这样子的,今天是怎么了?我这么问自己然后把头低下,我知道我此时的脸很红,我能感觉到我的脸在发烫。


“不....没怎么。”


他还站在我的桌子旁并没有打算离开的意思,我知道一定是我刚刚的行为导致的。我觉得我现在正处于一个很尴尬的环境中。


“不吃的话,要融化了。”


听到他的提醒我才发现我的冰沙到现在一口都没动。匆匆忙忙地往嘴巴里塞了一勺后我清楚地听到了他的笑声。意外的......好听。等等镜音铃他可是在笑你啊你怎么还夸他!我觉得今天我很不对劲。大概是没睡醒的缘故。


终于把冰沙解决了,我站起来打算付钱。于是我摸着我袋子里的钱。......等等我的钱呢?!我记得今天早上明明....好吧我真的没带钱。


“那个....”我现在有些不太好意思,他显然是发现了我的窘迫,对着我微微一笑“没带钱吗?”我红着脸点点头,然后我听到了世界上最好听的声音“这次我帮你付了,下次来的时候再还我吧,我这个暑假一直会在这里打工。”